2009/02/14

日子



去年,在小兔學妹的Blog發現自己被點名了。一度想若無其事,假裝不知道這件事,任性地和這些問題錯身而過。但偶爾,腦袋還是會突然出現一句話:嘿,該醒了吧,是回答問題的時候囉。過去不算短的日子,努力學著漠視腦中叨叨絮絮的聲音,將自己拋擲在瑣碎雜亂的日常生活,就像橫躺在輸送帶上的零件,放下知覺,聽天由命。而那聲音又出現了:小兔學妹點了妳喔,不理人家,太跩了喔……

於是,我決定好好凝視這8個問題:「你最不能忍受?」、「給你一個生日願望,你會許甚麼願?」、「你會因為別人的言語,而對一個人改觀嗎?」、「你喜歡你自己嗎?」、「對結婚的看法?」……,在此同時,我又很無聊的開始想像:是誰擬了這些問題呢?他/她是在什麼情況下擬出這些問題?一邊擬問題的時候,是否會一邊給自己答案?他/她快樂嗎?是不是因為他/她的人生遭遇重大轉折,想聽聽別人的想法,所以擬出這些問題呢?……好吧,必須承認,我是個喜歡問問題並且不怎麼擅長回答問題的人……。

Q1.你最不能忍受?
無法忍受被鬧鐘叫起來,所以床邊始終沒鬧鐘,如果隔日清晨有重大事情,才會用手機充當鬧鐘。這輩子最大的願望之ㄧ,就是每天睡到自然醒,這個願望暫時是實現了,但難保日後會持續這美事。總以為「時間」是無法計算的,無法用數字、刻度去衡量、化約,因此,我也不帶錶,渴望能用身體、心靈或意志去感受時間的流動。

Q2.給你一個生日願望,你會許甚麼願?
想起一個笑話。比爾、傑克、亨利三個人走在沙漠,撿到一個水瓶,水瓶冒出一個精靈,精靈要給他們三個願望。比爾、傑克、亨利決定平分願望。比爾希望變成有錢人,精靈吹一口氣,比爾不見了。傑克說,希望被美女圍繞,精靈吹一口氣,傑克也不見了。精靈轉身,看著亨利,等待他的願望。亨利躊躇著,不知道該許什麼願,精靈漸失耐心,盯著亨利。亨利焦慮的說:「我真的不知道……真希望比爾和傑克回來給我一點意見。」接著,比爾和傑克馬上回到亨利身邊,精靈完成所有願望,一溜煙消失了。嗯,一直沒有過生日的習慣,也沒有許過生日願望,所以,這個問題,讓我覺得自己此刻就像亨利。只是,我會希望是西蒙波娃或傅科或馬克思或蘇格拉底來給我一點意見,但蘇格拉底只會問更多的問題……。

Q3.你會因為別人的言語,而對一個人改觀嗎?
人們只看得見自己願意相信的事物,有時候連自己的判斷都不能全然相信,更何況是別人的判斷。在「言語」的背後,存在著各種文化、意識型態、故事、成見、想像,所以,所謂「言語」就像文本,擁有龐大的詮釋空間。一個人永遠無法真正了解另一個人,又何必用別人的言語來限制我們對他者的想像?

Q4.你現在最想要的是過著怎樣的生活?
近日,八里圖書館搬到住處的附近,徒步三分鐘,就能進入窗明几淨的圖書空間。現在,我就坐在八里圖書館的巨大玻璃窗前,注視著自己居住的樓層。從這望去,我家臥室的窗戶只有小指頭般大小,窗前的藍色窗簾,靜靜底垂掛著。我彷彿看見,Elvis正慵懶的躺在沙發上,每當走道傳來的些微腳步聲,牠就會抬起頭,凝神傾聽。我也彷彿看見,自己赤腳在裡面走來走去,因著薄弱的意志力以及散漫的天性,我在那裡度過漫長且不事生產的日子。回答這個問題時,我終能專注地凝視自己過去的生活,那是由許多零碎且混亂的意念所構成,充滿超現實景象。如果現在要說出自己想要的生活,我希望自己能找到一條軌道,讓自己混亂而失焦的生活有所依循,希望能找到一個模子來安置破碎的心靈,希望找到方法,說出心裡不斷湧現的字字句句……。並希望自己能平靜地看待內心的不平靜,就像我現在坐在這裡,凝視著自己住的地方。

Q5.你喜歡你自己嗎?
時常無法控制底厭惡自己,所以能不能喜歡自己變得很重要。如果不夠喜歡自己,我可能早就把自己殺了。

Q6.當和家人衝突時,會選擇如何處理?
因為一個人住,家人都不在身邊,起衝突是困難的。也許因為大家都長大了,也許因為距離,我們都學會了彼此尊重,即使意見不合,也會耐心地聽聽對方的想法,就算不能接受對方的想法,也能微笑以對,給彼此空間。現在,唯一和我住在一起的家人,就是Elvis,和牠最大的衝突就是,牠喜歡在我打字的時候,霸佔我的鍵盤,每當這時,就會想像,牠太愛我,想膩著我,怒意也在這種想像中慢慢消弭了……

Q7.對結婚的看法?
一夫一妻婚姻制度是對人性的殘酷考驗,以契約方式將兩個人捆在一起,是文明社會最可怕的發明之一。只有那些具高度智慧的高等動物,才能在這樣的制度下優雅度日,成就愛的真諦。

Q8.最想對你的另一半或愛人講的一句話?
有些話,只對你一個人說。

終於回答了所有問題,遊戲規則是我要再點名,請8位朋友來回答這些問題,這也是我不擅長的,比回答問題更困難!

3 則留言:

小兔 提到...

啊,學姊你過得還好嗎。
影像呈現的語意似乎是不太快樂的一種氛圍。
希望你過得還順利。

被我點名的朋友,每個人的回答都很有趣。
也有人是保持緘默的權力。
我也不會在意或是難過之類的。

好高興最近朋友的部落格都開始更新。
起碼我還瞭解你們尚且健在^_^

River.Wu 提到...

親愛的小兔,其實內心是快樂的,只是一直拍不出快樂的照片,也寫不出快樂的文字...我想,是還欠修煉吧,呵。謝謝妳,也希望妳一切都好~

昌的表姐 提到...

真是有趣的見解^^

特別是最後二項!!ha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