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/04/09

爬樓梯






三年前,她來到城市,搬進一棟沒有電梯的破舊大樓,在頂樓展開一個人的生活。

同事們都無法置信她願意每天爬九層樓。

「我需要運動。」當時,她是這麼說的。

於是,每日的下樓、上樓成為她忙碌生活的唯一運動。

剛開始的確累人,尤其在加班後的夜晚,一個人踩著高跟鞋,蹣跚的爬至九樓。可是,持續一年之後,她不再氣喘吁吁,反而可以優雅的爬到頂樓,如果體力尚可,她會來回多爬幾趟,直到身體完全無法負荷為止。

有一天,同事突然問她︰「妳爬樓梯的時候,都在想什麼啊?」

「沒什麼啊。」她笑笑的說︰「大致上是在想工作的事吧,譬如怎麼向廠商推銷產品,或如何和那些難纏的業務打交道之類的,不然就是想一想哪些日用品用完了,或是下次要換哪種保養品……,其實,都是想一些瑣事……。」

「我在想什麼呢?」第二天下班後,她站在大樓的入口處,正準備往上爬時,突然想起了同事的問題。

爬上迂迴昏暗的樓梯時,她也問了自己:「我在想什麼呢?」此時,她逐漸意識到自己的腳步聲、喘息聲、心跳聲……。她想著爬完樓梯後,她將回到屋子裡,一個人洗澡、擦保養品、喝熱牛奶、看夜間新聞、最後熄燈睡覺。這一連串的動作,已經重複三年了……。突然,一股無法遏抑的可悲自內心深處不斷湧出,為什麼過去三年來,她從未有如此強烈的感受?樓梯很長,頂樓好遠,似乎永遠到達不了,汗水已經沾濕襯衫,擠在高跟鞋裡的一雙腳丫也黏答答的。迴旋的腳步聲、喘息聲、心跳聲不斷的漲大,逼著她無意識的加快腳步,彷彿黑暗的底層有東西在追趕著她……。

一個星期後,她在租約未滿的情況下搬家了。 她沒有向任何朋友解釋搬家的理由。

她心裡明白,一旦開始思索「爬樓梯在想什麼」,她就再也無法只是邊爬樓梯邊想瑣事了。

1 則留言:

小封 提到...

寫的好有few